乐透乐3d彩票论坛|时时彩票论坛大全

當前位置:

首頁

> 走進隨州 > 旅游資源

走進“神農部落”——桐柏山麓將再現炎帝神農時代農耕文明盛景

發布日期:2019-03-15

信息來源:隨州日報

編輯:涂小麗

審核:黃振忠

字號:[ ]

手拉手歡舞圖

太陽神圖像

星象圖

? ? ? ? 己亥年世界華人炎帝故里尋根節即將來臨,記者沐浴著春日和煦的陽光,來到隨縣淮河鎮境內的桐柏山下,走進神農部落景區,探尋神農時代農耕文明的遺跡。


發現,遠古巖畫的神秘密碼

  巍巍桐柏山,清清淮河源。剛爬上陡峭的山坡,一些裸露的山巖上,就顯現出排列奇異的凹穴,仿佛一組組進山的密碼。再翻過一道道山梁,眼前豁然開朗,一條清亮的溪流,蜿蜒曲折地伸向大山的深處,溪流兩岸,良田沃野,古樹村舍,別有洞天。

  溪流旁的一片開闊地上,刻有巖畫的山石密集而種類繁多,在眾多抽象符號中,出現了兩人手拉手的圖案。

  山坡上的一個向陽處,眾多日月星辰的巖畫之上,是一個頭戴王冠的人像!

  這是哪個時代人類的杰作?又在向今天的我們昭示著什么?

  2015年,回家鄉開發鄉村旅游的趙偉,在山里修路時發現了這些巖畫,40平方公里的范圍內,竟散布有40多處。趙偉覺得這些被歲月侵蝕得斑斑駁駁的符號與圖案中,一定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立即拍下照片,通過炎黃文化研究會向專家求教。

  隨縣境內桐柏山巖畫的發現,引起了中外專家學者的高度重視。

  2017年,中央民族大學中國巖畫研究中心主任張亞沙教授和日本凹穴研究會會長橋本好史等,到此進行了2天的實地考察;世界巖畫組織聯合會執行主席羅伯特·貝德納里克、印度巖畫協會會長庫瑪爾、南京師范大學教授湯惠生一行,來此進行了為期8天的考察和研討;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楊槐等,來此實地考察、研究。

  專家們通過微腐蝕斷代法、考古斷代法等多種方法,得出初步論斷:這些巖畫時間跨度較長,從距今10000年左右到距今2000年左右,但多數巖畫距今6000年至距今4000年。

  根據近幾十年的考古發現,有關專家推斷這一時期,正是炎帝神農時代。

  這也就意謂著,隨縣境內桐柏山巖畫中的大多數作品,正是神農時代的先民們所創作。專家們指出,這些巖畫的發現,填補了中國中原地區沒有人面像巖畫的空白,是非常重要的歷史遺跡,必須要加以保護。對于這些巖畫的解讀,有可能是刻石記事,也有可能是天文星象等等。而頭戴王冠的人像,則是太陽神的象征。太陽神像被放置在山上,女陰圖案集中出現在溪水旁,說明先民當時已有“以山為陽,以水為陰”的觀念。

  隨州是炎帝神農故里,桐柏山巖畫群,為我們遠望神農時代,提供了一個難得的窗口。


再現,神農時代的文明盛景

  如何保護好這些珍貴的歷史遺跡?如何將古跡保護與旅游開發結合起來,讓炎帝神農的精神和始祖文化得到更好傳承?隨州神農部落旅游開發公司應運而生。

  記者看到,一座宏偉的太陽神殿已拔地而起,12根原石石柱擎起大殿圓頂,大殿中,巖畫上頭戴王冠的太陽神,正倚靠山巖凝望太空。

  在眾多的古籍記載中,神農稱“炎帝”,稱“烈山氏”,正是因為神農與“火”難分難解的關系,神農在“斫木為耜,揉木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的過程中,“以火德王”:“教民耕農”,燒山播種;“作釜甑,成火食之道”,“民方食谷”,讓先民告別了“飲血茹毛”的原始生活。

  萬物生長靠太陽,神農時代的先民,自然崇拜太陽神。同時,他們也崇拜帶領自己從漁獵采集時代到農耕時代、到商品交換時代的炎帝神農。從某種意義上說,炎帝神農也是先民們的太陽神,中華民族的太陽神。

  太陽神殿前的圣火廣場,已初具規模,將為人們緬懷炎帝神農的功德,傳承其精神,營造濃厚的文化氛圍。

  溪流旁開闊地上的巖畫群,也得到了很好的保護利用,建起了月神祭祀廣場。

  目前,神農部落景區的建設正穩步推進,已經完成投資1.2億元,一座由原石壘成的門樓巍然聳立于山腳,8公里的仿古路面硬化,12公里的河道治理,25公里的古棧道修復,炎黃溪谷地質公園的修建,業已完成。核心景點太陽神祭祀廣場、月神祭祀廣場也即將完工。

  神農部落景區以神農文化為主線,以遠古部落生活為展現方式,將還原遠古時代“日中為市”“以物換物”的貿易場景,通過“結繩競技”“織網捕魚”等一系列體驗活動,打造集生產式、生活式、體驗式、文化性、休閑度假性和游覽觀光性為一體的綜合型原始部落景區,最終形成農旅、文旅、康養結合的綜合性景區。

  戰國時期商鞅所作的《商君書》記載:“神農之世,男耕而食,婦織而衣,刑政不用而治,甲兵不起而王。”身處“亂世”的商鞅,對神農時代的“治世”推崇備至,羨慕不已。而這神農時代農耕社會“男耕女織”的和諧場景,將在桐柏山麓的青山綠水間,漸漸展開。


致富,綠水青山的華麗嬗變

  神農部落景區位于隨縣淮河鎮龍泉村。

  村民宋國樸怎么也沒想到,以前人跡罕至的荒山野嶺,就變成了轟轟烈烈的風景區;怎么也沒有想到,他這個殘疾人能在家門口脫貧致富。

  宋國樸右手殘疾,妻子患小兒麻痹癥,家庭因病致貧,困難重重。2013年神農部落景區建設啟動后,宋國樸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因為我對村里情況很熟悉,景區就安排我做管理工作,協調溝通村里相關事務。”宋國樸說,“現在一年的工資收入有三四萬元。”

  像宋國樸一樣在景區打工的貧困戶還有不少。患病的劉飛,在景區看大門;父母均患重病的余海,在景區做木工……

  “景區聘請龍泉村60多名工人長期務工,最多時有100多人,其中包括17個貧困戶,平均每人每年都有三四萬元的收入。”景區項目負責人程峰說,“2018年,景區工人工資的支出達到350萬元。”

  更為重要的是,龍泉村村民不僅是景區的打工者,也是景區的股東。

  “景區建設帶動村民就業,不僅如此,村里每個村民都擁有神農部落景區的股份。我們以山場資源、勞力和資金入股景區,讓村民變成股民。”龍泉村村支書吳超說。

  作為股東的龍泉村村民,因而對景區的建設格外關心,對建成后的營運項目,也是如數家珍:“景區要給游客表演神農爺那時的生活,那是我們的老本行呀,我們就是好演員!山上摘果,水里摸魚,田里收糧,鍋里有農家飯,游客要啥我們有啥!月月有工資,年年有分紅,你說這日子該有多好!”

  文化傳承,鄉村旅游,帶動了鄉村振興,帶動了農民致富,綠水青山正經歷著向金山銀山的華麗嬗變。

  





您訪問的鏈接即將離開 隨州市人民政府網站 是否繼續?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乐透乐3d彩票论坛